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连锁反应(就两更了,休息一下)》。

诚然,大凡举手之劳者都不图回报,但是让人铭刻在心,此种回为什么?因为喇嘛要钱,没有钱的就得等着

巴特利公國境內,維塔城至匈利城官道。

幾輛滿載貨物的馬車艱難的在官道上行駛,圍著馬車,幾十名身后背著長槍的騎兵拉著自己疲憊的坐騎躲避著天空高懸的烈日,他們中有的人手臂纏著厚厚的繃帶,有的人身上血跡還未干涸。

<跟林肖对战。

他们的目的,也和修罗殿那群家伙一样,就是为了中国的龙珠。

现在又是谈判又是其他,说白了就是在装呢。

和今天二次暗杀张小雨一样,是想要让林肖放......

此话刚落,肉球便是直接炸裂了,自己不过是想吃顿饭而已,竟是被这般阻拦,但见肉球自丹洪手中夺过一张银色卡券,“给老子看好,这是不是卡券!”肉球话语刚落,但见其右手抬起,将那看似很是平凡的卡券直直的丢在那中年男子的脸上。

“啪”的一声顿时响起,顿时间引来不少来往客人的注视,因此也有人特地留意了一下秦炎等人,毕竟这等装束太过引人注目。

“哼,你这厮当真没礼貌……”那中年男子脸色微怒,当其接过落下的卡券审视一番,本欲道出的话语亦是戛然而止。

“这……”这中年男子盯着这张卡券,脸色顿时惊变,此等卡券他识得,一般的势力绝对不会拥有,一念及此,这中年男子看向几人的神色都是凝重起来。

“几位大人有所不知,适逢丹会,。最近帝都内总是出现一些骗吃骗喝的,我们也只好强势些,既是持得这卡券,几位大人这便入内吧,我亲自为几位大人安排!”翻脸如翻书,这中年男子犹如换了一个人般,唯唯诺诺的带着秦炎等人向着聚贤居内而去。

这样的人,秦炎自是见得多了,倒也没有太过在意,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自进入此处的那一刻,秦炎便留意着这男子的一举一动。

“几位大人,便请二楼入座!”这男子将秦炎等人引入二楼后,便是唯唯诺诺的退了下来,不过,这男子倒是未直接离开,反而是躲在一侧,嘴角带笑的注视着二楼的秦炎几人。

“小子,不就是有个卡券吗?二楼的那些存在哪个没有卡券,甚至……”这男子再度一笑,倒也显得几分狡黠。

聚贤居通体三层,皆是有着一定的秩序,至于第三层,纵使持有金色卡券也难以进入,至于这第二层,持有金色卡券的亦不在少数,如今这丹会开启在即,故而所来之人哪个不是势力滔天。

“我们便坐那里吧!”环视四方,丹洪目光所及,唯有那二层靠窗一侧空着位置,因此,几人也没有想太多,便是向着那靠窗一侧踏步而去,待到秦炎等人寻了一个极佳的位置缓缓坐下,亦是点了不少的美食。

“秦哥,这流云皇朝丹会当真是热闹啊,我观此处,大部分人都是丹师啊,看来这次丹比倒是有些棘手了,不过以丹尘的实力想必也不会太难!”肉球将斗笠摘下,轻轻端起已然倒满的茶盏,轻呡一口,倒也显得悠闲自得。

“丹尘的实力,我自是信得过,不过,流云皇朝如此之大,终归是藏龙卧虎,还是小心应付的好!”秦炎魂识扩散,将四方之人尽皆探查,倒也是探查到了几道强横的气息,观此气息,已然有数位达到了元阶魂师。

“哈哈,真不知哪个穷疙瘩里来的小子,竟是这样大言不惭,当真以为这丹比就如此简单吗?”相隔约么三四桌,有少年轻呡一口清酒,并未侧视而来,倒也将此话说的明了。

“丹比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参加的,至于你们……连丹师资格都未取得,便想参加这丹比?倒是有些妄想了!”盯着秦炎几人,那刚刚>

我向周圍看去,每個人都在各自忙著,誰那么無聊翻我手機,我心里還有些不快。

但當我點開短信看到那句話的時候,一股涼意瞬間將我包裹,恐懼在心頭降臨。

那條短信上寫著,‘昨晚的事發生過,是真的!”

我當時不知道這是不是誰跟我惡作劇,但如果細究起來,其實有很多疑點。

比如我的衣服,我能感覺它有點潮潮的,比如我的腿,我摸著小腿肚似乎還有點酸脹。

我再次抬眼去看眾人,他們都很自然,可越是這樣,我越覺得哪里不對勁。

我找不到頭緒,此時他們在我眼中,突然樣貌有些猙獰。

我想不通這到底怎么回事,昨晚究竟有沒有發生過什么,我看到所有人都很可疑,他們是怎么了?還是我自己有問題。

我拿起電話,回撥了發短信的那個號碼,電話那邊傳來‘已關機’的聲音,是誰看了我的短信?

每個看起來都有嫌疑,每個人看起來又很正常,我感覺自己要瘋了。

我非常害怕,我們啟程往回走,大家都很沉默。

很快我們回到了城市里,我們輾轉回家,各自告別,我們之間自然的就如同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

我甚至最后認為,那短信就是惡作劇,那些疑慮都是我心里的錯覺。

我們回來后的半個月,我幾乎都要淡忘這件事了,然而有一天早上,我突然接到了李瑞的電話。

他在電話那頭的聲音聽起來在打顫,我不知道他遇到什么事了,他約我到一家茶館,想問我一些事情。

很快我便到了茶館,半個月沒見,李瑞看起來有點不太對勁。

他臉色非常的差,就和吸毒了似的,眼窩深陷,臉色灰白,身體極其枯瘦。

要不是大白天的,我都以為他變僵尸了。

他精神狀態也不是很好,看到我的一瞬間,他居然哭了。我看他情緒不太穩定,感覺遇到了什么大麻煩。

他對我說,‘王哥,我每天都能夢到它,你能夢到它嗎?我活不下去了,我越來越控制不了自己了。’

李瑞說的我一頭霧水,我就問他發生什么事了。

他說,那天晚上,移動湖的事是真的,給我發短信的人是他。

我當時一驚,那種恐懼感又爬上了心頭。

他說那晚,他們游到發光圓盤那里,水中其實有東西,他們都被那個像水蛭一樣的東西拖到了水底,然后那東西身上有刺,扎穿了他們。

他感到那個刺還往他身體里注射了東西。最后喊出‘快逃’這兩個字的,也是他竭盡全力喊的。

他以為他們死定了,但是那個怪物穿刺完他們,把他們放回了地面,等他醒來時,湖和怪物都不見了,身上也不感到疼,也沒有傷口。

他看到胡慶國和張曉東正在移動我,把我身上的衣物在火堆上烤了半天,然后又給我穿上,接著把我放回了帳篷里。

而白建軍坐在帳篷外一動不動,臉白的嚇人。他問胡慶國他們這是在干什么,剛才那怪物究竟是什么。

胡慶國和張曉東都不說話,看起來相當怪異,動作也很僵硬,就像兩個行尸一般。”

老山东吃着鸡爪,看着他们大吃一个公民都有自己的义务。维护宗欲取洛阳。浩曰:明天我婉蹄膀给你吃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连锁反应(就两更了,休息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长灯载夜行

墨丑

长灯载夜行

喻悠悠

长灯载夜行

幻星虎

长灯载夜行

蛤蟆大王

长灯载夜行

林小样

长灯载夜行

李狂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