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未曾放弃》。

【云清市專案組】

“小賈,你把我們現在查到的所有資料準備一下,待會把組里的人喊上去二隊那。”

賈章赫吱吱嗚嗚的點點頭,手里拿著一份新的U盤。

“你這是什么——”任雯回過頭看去,“要說就說,別磨蹭。”

“老大,你不是讓我去確定宏哥的行程嗎?這是我剛拿到的森林帶那邊的監控,他根本沒在那里待那么久。”賈章赫顯得很著急。

“什么?沒待那么久?”

賈章赫趕緊把U盤插進電腦,“老大,你自己來看,從出租車到那的時間再到他出來,總共才半個小時,也就是說還有一個半小時是沒法證實的。”

任雯突然意識到了嚴重性,這個監控是馬上就要拿給調查組看的,加上之前那個無法說明的錄音,這根本就是百口難辯。

“沿途的監控你沒去找嗎?他從森林帶里面出來后沒有打出租嗎?”

賈章赫搖了搖頭,“出來以后宏哥壓根就沒打出租,他自己走出來的,居然監控還沒拍到他。”

“不對——”任雯越想越奇怪,“森林帶那里的監控我知道,如果沒拍到的話只能說明一點,那就是白若宏刻意的躲避掉了。”

“刻意?不會宏哥真的,真的殺人了吧?”賈章赫的聲音越說越小。

任雯輕打了一下賈章赫,“你想什么呢?”

隨后又將他拉到一旁,“這份監控暫時不要給調查組的人看,他們現在還在審訊白若宏,趁這段時間你趕快調動警力去查他到底去了哪?”

賈章赫還沒等任雯說完,拿上衣服就要出去。

“總之就一句話,給我把時間拖住。”

【刑偵二隊】

“老周,這些就是我們現在查到的線索。”

周向文翻看著任雯整合過來的資料,包括尸檢報告,痕跡鑒定報告,以及劉磊家附近的監控視頻。

“任隊,這份兇器的指紋好像有點——”周向文看到指紋鑒定時,臉上的神態非常不好。

其實當任雯拿到陳銘康給的指紋鑒定報告時,心里的震驚就難以掩飾,她真的沒想到上面會是白若宏的指紋。

“沒事,指紋也可以是偽造的。”

“咳咳——”周向文尷尬的咳嗽了兩聲,“這樣吧任隊,既然現在時間緊迫我們就兵分兩路,現在的重點就在怎么把白若宏的嫌棄給洗清。”

“老周,我想了一下,你們二隊現在可以動用的人多,所以可不可以你們負責篩查案發時間段內進出這棟樓的人員,我們專案組來走訪劉磊的人際關系?”

周向文對比了一下工作量和方法,他看著著急忙慌的任雯,眼下也沒有更快速的方法了。

“行,就這么辦。”

任雯也沒想到周向文會這么爽快的答應,這種工作無非是吃力不討好。

“子川,把樓道的監控資料給周隊,我們去走訪劉磊的人際關系——”任雯走到周向文的旁邊,用力的拍了拍他肩膀,“謝了。”

周向文輕哼一聲,看著任雯他們離開了辦公室。

【專案組·小會議室】

“任隊,這是我剛才搜集來的劉磊的人際關系。”姜欣橙看著空蕩的房間稍顯不適,“劉磊在>

一邊的吾巍,計算著小火球的傷害,在最佳血量點上補刀的同時,一副我的春天又到來的樣子,美美的伺候著這位心不在焉的大老板。

人家真的是說包養,不,說包月就包月,一見面就給了三千,看她心事重重的樣子,我要不要去給她開導一下,掙一把知心大哥哥的錢。

“老板,你好像有什么心事?”

風凌回過神,調整到高冷的姿態,這都被吾巍給看出來了,以后還怎么勾引,不,和他增進友誼呢。

“有點兒累,這幾天到處跑,沒有時間休息,主要就是你們這里的交通太堵,差評。”

吾巍聽著風凌的說話語氣又正常了起來,心里的一點點后悔收住,繼續說到:“哦,那老板,要不把你的烏木劍借我用一下,反正老板你只需要負責站在原地貌美如花就行。”

180塊給風凌買的烏木劍,攻擊加成很高,更加適合補刀,吾巍才不會說另外一個原因是他的毒匕首持久特修太貴太費錢太麻煩。

風凌把烏木劍扔給吾巍,這才開始和他說起這個站樁打食人花的方法很妙。

而吾巍更是順著話題,一路說到了綠色毒藥的置換任務和道士職業的白日門起源。

食人花葉子,食人花果實,大蜘蛛牙齒,三種現在最適合風凌一邊練級一邊獲取的材料,每樣一個一組,把倉庫壓滿,再去白日門的藥店助手那里刷綠毒,同時刷那位助手大人的好感度,或者碰運氣憑臉拿到任務觸發,這位道士職業深造路線上的隱藏大佬,就是道士職業起飛的一條跑道。

要不是白日門城界20級才能進入,吾巍也考慮過走道士的路線。

風凌靜靜地聽著吾巍的攻略,慢慢的接受著這個傳奇小子的知識豐富。

每一個星球上的幻界都有其特殊的故事,風凌已經將吾巍當成了有傳奇故事的玩家,至于刷綠毒賺錢這點她完全不考慮,不過跑那位助手大佬的好感度是必須的,這個傳奇位面的職業發展還是那么老套,必須要找到所謂的職業至高,傳道受業解惑。

“你怎么不去這樣一邊升級,一邊獲取職業任務材料呢?”

風凌和吾巍一起采集著食人花的材料,聽著吾巍說到:“老板來了,當然是老板重要啊。我很早以前就已經給老板制定好這個規劃了。”

“真的?騙我可是沒有好處,只有壞處的哦。”,風凌心里一甜。

“嗯~我被NPC懲罰不能接任何任務,獲取了材料也沒用。”,風凌聽著,還是心里一甜。

……

通宵練級很快過去,吾巍勸老板早早休息,老板說她要練級追上吾巍的進度,結果最后風老板沒到五點就下線。

死黨們一晚上都沒有找過吾巍,實在是深受紅顏知己的毒害。

和女生一起玩幻界,還是同喜歡一個位面的同校同學,這種情況,好比狼看上羊,妹妹找到哥哥,過程和后續發展亂的一匹。

也沒有去影響死黨們好事的吾巍,一人砍著食人花,梳理著后續的目標。

這幾天過的有些混亂,和當初制定的往武士材料和裝備上發展賺錢的思路已經偏離,接下來的吾巍要啟動二號賺錢方案,這原本是吾巍的一個白日夢,現在卻變成了可以執行的計劃。

慕容九妹厉声道你若再跟着我,最令人心寒胆战的杀手!被葬在

男人緩慢且蹣跚地走過來,一邊走一邊發出滋滋啦啦的聲音。那是他喉嚨里發出的聲音,他的喉嚨里好像也長滿了石塊這種感覺讓人恐懼。

陸盈盈看到丈夫這副模樣直接恐懼的昏死過去,換做是誰都無法接受一個好端端的人突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陳飛轉過頭看向馬爾斯,他現在真的希望馬爾斯像往常那樣拿出一本書照著念下來,這樣他也就知道自己現在在與誰戰斗了。

男人走了兩步,哐當一聲摔在地上,好半天都站不起來,他摔在地上發出的聲音根本不像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所能發出的聲音,反而讓人想到了石頭那種硬邦邦的感覺。

“滴水嘴獸。”

腦海里的懷特這么說著,陳飛剛開始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但他馬上就看到旁邊的仲裁鎖上就有一只這樣子的怪物。

“你是說石像鬼?”

得到肯定答案的成分,開始考慮起來,他還記著傳說中的石像鬼是一種守門,庇護圣靈的生物,并不是邪惡的,但會驅除任何正義和邪惡力量的存在,應該僅僅是一種守護的生物不具備任何善惡分辨能力

平日里人們把他的雕像。雕刻到建筑輸水管上。大家感覺由他嘴里輸送的水可以。變成圣水喝下去的時候,可以對自己的身心都有健康。

再看看男人現在這副樣子,不得不承認確實是有一些與眾不同。他并不像是受過什么外傷,那些石頭也并不像是直接安裝到他身上的一樣,而是從他的身體內部往外長出了這個樣子,可以毫不客氣的說這是一種神奇且可惡的詛咒。

“到底是誰把他變成這副模樣了?”陸盈盈一屁股坐到地上,眼睛里止不住流出的眼淚,他實在想不清楚自己的丈夫雖然是個爛賭鬼,但并不是一個壞人,怎么竟有如此遭遇。

誰也無法回答他。誰都不能說她丈夫是因為什么而受到了這樣的傷害,更無法確定跟他賭勝利的魔法光儀兩者之間究竟有著怎樣的關系?

男人的嗓子眼里還是一直發著這樣的聲音,很快一行衛兵就沖了過來,把他們團團圍在中間,他們手里拿著武器冷冰冰的看著趴在那里的賈米拉,好像那是一個怪物養而并非是一個人類。

陸盈盈一瞬間沖了過去,眼睛里流出眼淚,他實在不愿意自己的丈夫再一次被這群人抓走了,自己的丈夫變成這樣子,他始終認為跟那群人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他到底為什么會變成這副模樣?”

陸盈盈歇斯底里的喊叫著,雖然她從來沒有想過她的丈夫會有哪怕一分一秒一時一刻變成一個安分守己的人,但不得不承認她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丈夫會變成一個這樣子的人。

“這跟我們可沒有一點關系,他中途被另外一個人接走了,我們現在來找回他,一是為了替他治療,二也是要知道到底是誰把他接走了,這件事情對于我們來說很重要。”不是蕭慈有些小心眼,而是剛剛他們兩個的姿勢實在是太……

??蕭慈其實看見了,只是覺得有些非禮勿視,就立刻背過身去了。

??這樣的場景,他曾經也有看過。

??劉小別也說,只有相愛之間的男女才能夠做的姿勢。

??那個時候蕭慈還不明白。但是,他現在是明白了。

??只是,他看著林桑桑身邊與她親密的那個男人,心中似乎是有些吃味,心中不太好受。

??這種感覺……是什么呢?

??后來,直到林桑桑突然喊出聲來之后,蕭慈才出現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未曾放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复苏之归来

风高放火天

复苏之归来

沐沐良辰

复苏之归来

曲峥

复苏之归来

再入江湖

复苏之归来

大CCC橙子

复苏之归来

尺素君